「权游」第九季才是真正终局

Sir电影 Sir电影

一部顶级好剧的归宿,是在掌声和泪水中结束。


可惜。


这份完善与《权游》无关。


指摘,声讨、谩骂,甚至集愿重拍,Sir没想到,曾经的神剧会以这种不体面的体式划下句点。


如今,大终局已过两周时间。


骂,骂够了。


重拍,也空言无补。


是时候抽干情绪,消消气。


用一场它值得的声誉,跟它告别。



权力的游戏:最后的守夜人

Game of Thrones: The Last Watch


感谢


一部记载片。


HBO出品,接档《权游》。


——却更像《权游》该有的终局。


《最后的守夜人》深入剧组幕后,记录第八季拍摄过程中的血与泪。


好多,都是第一次曝光。



时间倒转回2017年,第八季开拍前。


北爱尔兰的贝尔法斯特,这是《权游》大本营。


在这,《权游》主要而有序的筹备工作,不亚于异鬼来袭。


为了制造凛冬将至的氛围。


造雪师需要在常年不下雪的北爱尔兰,用纸屑和水的同化物,将临冬城的城墙和地皮一点点染白。


——造雪师,相信好多人第一次听到还有这种职业。



Sir说过,临冬城之战是人类影史最长的战争(足足65分钟)。


这场空前人鬼大战累趴了道具组。


他们工作包括但不限于:上百件人类兵团的服装,上百个异鬼大军头套,以及,成千上万支的冰晶火器。



这种辛勤照样“看得见”成就感的。


第五集,龙妈屠城。


布景组要在七个月内,平地而起一座君临城。


然后,付之一炬。



时间紧,义务重。


办公室内赫然挂着一张疯王剧照。


疯狂在怒吼:


全都给老子建好!!!!



不得不说,此时的《权游》,嗅不到任何烂尾的气息。


因为每一位工作人员都拿出百分之二百,自带使命感的干劲。


比如,这位守在片场最外围的保安大叔。


他是防止《权游》被剧透的第一道屏障。


每当有人路过、容身、询问,就是考验大叔演技的时候。


大叔事实不是专业演员。


当被问《权游》的任何新闻时,能看出来,他照样心虚——


肢体僵硬,眼神闪烁,最后,只能一向频频囧雪那句有名台词:


“I know nothing.”


- 是在拍《权力的游戏》吗?

- 我怎么知道


敷陈我,是不是在拍《权力的游戏》?

我什么都不知道



拙笨,但可爱。


尽职尽责的大叔还有个小小心愿:


他想在《权游》客串个角色。


要我当个中一只尸鬼也行



可惜,事实未遂人意。


为什么?


专业。


你,我,每个人,都有各司其职的专业。


不得不提演了八季,我们还认不出演员的夜王本王。


——不说不知道,夜王的角色其实换过,第五季前,饰演者是理查德·布雷克。第六到第八季,则由弗拉基米尔·弗迪克经受重任。


别看剧中夜王凶神恶煞,实际中,饰演者可是位魅力暖男。


出演夜王之前,他是《权游》剧组动作指导,再再之前,他当了33年替身演员。


一天,剧组打德律找他。


问弗迪克,有没情趣当“夜王”。


弗迪克其实只听见了“王”。


但他很兴奋,“王”耶,管它什么“王”,至少是个有头有脸的角色。


谁知道——


这王,不单看不到“脸”,连半句台词都没有。


尽管如斯,弗迪克依然全力去揣摩角色的情绪和动作。


他的最后镜头,是双手张开,从几米高台掉落,表演坠下冰龙。


亲自上阵,无需替身。


来,好好看“夜王”真面庞。




当然,更多“无名之辈”,要属专业龙套。


胡子哥。


已经在剧组演了5年的士兵甲,比多少首要角色待的时间都长。


据说,《权游》群演还有小看链


若是你是兰尼斯特,或波顿家眷的士兵,都不好意思跟人打号召。


胡子哥很骄傲。


因为他处于小看链顶端,史塔克家眷。


拍摄之余,还能跟雪诺说笑风生。



入戏越深,出戏越难。


杀青一刻,胡子哥挠头,哽咽,流泪。


他说这五年是他这辈子最好的经验,够他吹一辈子的牛逼。


尽管他只是个跑龙套的。



不得不承认,《最后的守夜人》供给了另一种打开《权游》的体式。


它把镜头对准一张张没有姓名的面孔。


与我们熟悉的《权游》的绚烂底色完全不合。


他们是生疏的,细微的,他们都是一群通俗人。


但也恰是这切切切切个通俗人,他们没日没夜地工作,撑起了一部载入史册的史诗。


《最后的守夜人》,让我们看见了弘远背后随意被忽略的琐碎,光鲜背后难以被察觉的艰辛。


怪不得网友如斯赞扬:

比第八季好看。


遗憾


若是要对《权游》给予感谢,那对那些有头有脸的人物终局,我们不免遗憾


《最后的守夜人》的一大段落,也是首要演员的故事。


上来,就是一波回忆杀。


这是第一季,第一次围读剧本的景遇。


当时——


二丫照样个丫头。


龙妈还没碰见她的南瓜车——照样一个在酒店兼职处事员,偷茶包,发着演员梦的灰姑娘。


而名气、辈分相对较大的奈德和凯瑟琳,则分坐主咖位置。



八年后,老演员离开,嫩演员长大。


当他们最后一次围在桌子边,朗读剧本。


物是人非。


关于读剧本这件事,之前的新闻是这样衬着的:


HBO高管放话:

《权游》第八季将迎来重大消亡,主角们将一个接一个地领便当。


在《权游》第八季剧本朗读会上,演员拿到了最终剧本,读到角色的消亡,都当场痛哭。


哭完。 所有人又鼓了15分钟的掌。



呵呵。


高管果真是高管。


记载片为我们还原第一现场。


读到二丫手刃异鬼。


切实,所有人振臂欢呼。



读到乔拉爵士捍卫龙妈而死。


切实,龙妈用眉毛实力演绎忧伤,乔拉垂头静默。



但,不是所有人都适意自己的终局。


当读到瓦里斯被龙妈处死。


“八爪蜘蛛”显然有些不兴奋。


饰演者康勒斯·希尔将剧本扔远,顺势躺在板凳。


——这是为自己“被处死”忧伤?照样为自己以如斯愚蠢的体式“被处死”忧伤?



雪诺戏最多。


当读到龙妈被杀。


他捂住嘴巴,退却三步,做不克接管状。



这一幕震撼吗?


震撼的。


但这震撼,少了从真实里逼出来的荒诞,更像克意而为的硬坳。


演员不是傻子。


尤其是当镜头推向乔拉、瓦里斯和小恶魔几位戏骨,显然,他们的脸上,是莫衷一是的静默。



这不禁让Sir想起宣传期,各类耿直的,意味深长的笑。


记者:你对大终局适意吗?

龙妈:呵呵



记者:你们对自己的终局适意吗

尴尬又不失礼貌的微笑



记者:用一个词形容权游最终季

雪诺:令人失望



论建造,《权游》毫无疑问代表今朝电视剧的最高水准。


可惜,里子配不上面子。


溃逃从一个个角色起头。


仅以小恶魔为例。


有网友曾将小恶魔近七万字的台词进行统计,得出三个高频词:


父亲妓女侏儒


这三个词,如同封印,困住小恶魔生平。


他一次次打破枷锁。


射死父亲,勒死妓女,远离君临。


他对权力的游戏懂得得越深,他越厌倦权力的游戏。


Sir至今忘不了第四时第六集的那场审判。


在近乎莎士比亚式的场景和独白中,彼得丁·拉基仅凭演技,就将这一季甚至整部剧推向高潮。


没有战争,但他的狂吼胜过千军万马。


没有特效,但他的肃静足以顶天登时。


——这段光彩四射的表演,让此集在IMDb收获单集9.7高分。



反观第八季的小恶魔,智商下线,从台词就可见一斑。


说的,除了局面话,照样局面话。



以前《权游》最大亮点,是人物大于一切


那些消亡,那些反水看似“意外”,但细究之下,都能找到情绪的来路。


仅仅是残暴。


乔佛里的残暴起原于宠嬖,残暴是宣告权力的手段。


小剥皮的残暴起原于报复,残暴是击溃对手的方式。


而小指头的残暴,是他把残暴视作内讧的阶梯。


他一次次作无辜状的反水着,直至人失去了对人仅存的信任。


那将是极致游戏的权力时代。


但第八季呢?


就像Sir说过的——


真理不是故事,论证真理的过程才是故事。意料之外又在情理之中地论证出来,才叫好故事。


当丰满人物牺牲于慌张的叙事。


烂尾,早已注定。


怅惘


感谢也好,遗憾也罢。


相信好多人跟Sir一样。


看罢《权游》第八季,再烂再糟,剧终人散那一刻,照样免不了怅惘。


心里空空荡荡。


这份空荡,与记忆有关。


Sir犹记得权游第一季,第一集,第一个镜头。


守夜人进入长城之外,寻找野人踪迹。


黑城堡铁门渐渐升起,冰与火之歌序幕正式拉开



Sir忘不了最后一季,最后一集,最后这个镜头。


雪诺带着一群野人回来北境之外。


黑城堡铁门渐渐下降,权力的游戏落下帷幕。



对,终局不尽如人意。


但雪诺的这一下回头,照样让Sir五味杂陈。



他对长城之内的依恋,不舍,也是我们对冰火世界的依恋,不舍。


回望的不止是故土,更是人生。


忠厚说,一路头追权游,Sir是被大尺度紧紧吸引。


——尺度堪比成人教育。


第一集,一小男孩撞见正在乱伦的孪生姐弟。


连叫都来不及,他就被推下城堡。



而这,仅仅是序曲。


珊莎就在一次采访中提到:

第一次知道BJ就是从剧本中看到的,当时就感受‘哇哦,还有这种把握?太有趣了!’。


持续追,开眼界的,不止是姿势。


《权游》的超卓,更在于它让我们看见各类与好莱坞套路相悖的论说


你说善良有效么?


那守夜人总司令杰奥·莫尔蒙是怎么死的。


你说忠实有效么?


不妨看看奈德·史塔克。


但饶是如斯,雪诺依然相信善良,二丫也一贯忠于自我。


《权游》第八季,Sir最震撼的一个镜头是——


第三集,临冬城之战。


席恩葛雷乔伊自动请缨,珍爱布兰。


夜王和他的戎行碾压一切后,踱着慢步走向他最后的猎物——人类记忆。


这时,席恩葛雷乔伊已射完他最后一支箭。


他回头看向布兰,神情悲怆但决绝。


布兰回:


you're a good man




随后,席恩葛雷乔伊举起他的长枪,冲向夜王……


生命截然而止。


不得不承认,擅长书写权力游戏,喜欢动不动弄死人的马丁,恰恰是一个真正具有道德感的人。


正因为他畅旺的道德感,他才对人类那些阴晦的品质如斯敏感。


他看头世事,冷漠地论说一切互相熬煎互相危险的阴谋,但他也按耐不住地示意各类不被名利污染的人心。


崇奉。


被摆荡,被践踏后持续崇奉。


这才是人心真正的悲悯。



是时候跟《权游》说再会了。


对二丫来说,它是一双带血球鞋。


再会,艾莉亚。



对龙妈来说,它是一个全新起头。


片场最后一天,她在对了八年的化妆镜上留下两句话:


再会,丹妮


你好,艾米莉亚



对雪诺来说,它是一段难以割舍的人生。


杀青一刻,雪诺的脸都哭红了,之后甚至传出要去心理机构疗伤。

我爱这部剧胜过所有。我从不感受这是一份工作,而是我的人生……


再会雪诺。



而对我们来说,那也是一段弗成重来的回忆。


有的从中学看到大学。


有的从大学看到卒业。


有的,从男孩女孩,看到(成为)爸爸妈妈。


“用生命追剧”真不是一句玩笑话。


八年。


《权游》,早已嵌入我们的人生。


Sir相信必然会有比《权游》更超卓的美剧,但Sir更相信,《权游》就是第一。


因为,一代人有一代人的《权游》。


再会,我的《权游》。


本文图片来自收集


编纂助理:阿拉灯神丁


Sir电影微信号:扫描二维码关注公众号
爱八卦,爱爆料。
小编推荐
  1. NO.1 精品韩剧编剧口述秘诀:“我是怎样写剧本的”

    起原 | 编剧作家联动 “好作品都是拼出来的”卢熙京,是韩剧《Live》、《Dear My Friends》、《没紧如果爱情啊》、《那年冬天风在吹》的编剧,从业

  2. NO.2 洼田正孝与水川麻美宣布结婚

    《是我们干的》海报洼田正孝和水川麻美今天拜别经由各自的经纪公司发布了婚讯,但婚礼和婚宴的具体日期尚未确定。对于决意走入婚姻殿堂的原

  3. NO.3 陈情令将在韩国播出

    近日,有新闻称《陈情令》终于要“上岸”韩国电视台,在经验了很长一段时间的版权沟通后,剧方已经和韩国电视台杀青和谈,在不久之后就将在

  4. NO.4 郑爽惨遭男友冷暴力,爽爸竟当场翻脸?她一家人都是戏精吧?

    张恒又又又又上热搜了,此次居然是因为对郑爽“冷暴力”。比来一期节目中,郑爽跟男友张恒因为一路两人打造的服装品牌又生出了好多矛盾。争执

  5. NO.5 杨紫一手撩三汉被戳穿?向佐铺垫圈内人脉?吴京家暴谢楠?陈

    杨紫一手撩三汉被揭穿?现在给杨紫按头组CP的不少,有些网友喜欢同时也会有不喜欢的网友,这属于个人喜欢瓜爷可以懂得,但真的咱也不怕你们再

  6. NO.6 上一个维权的人已经消失了,但哪吒不怕

    《一路乐队吧》第六期播完,与今朝各大音乐综艺纷纷打着“原创”牌不合,本期终于我们听到了《一路乐队吧》里的第一首原创:即将淘汰的主唱

  7. NO.7 郭德纲晒美国巡演照,全场爆满还有外国人,疑似回应“卖不出

    德云社是中国最有名的大型专业相声社团之一,成立于1995年,距今已经成立24年了。要说德云社真正爆火照样近几年的事情,俗话说;人红是非多。

  8. NO.8 张柏芝带3个儿子搬进北京豪宅,83岁的谢贤亲自接机获好评!

    说起张柏芝人人都很熟悉了,曾经香港影坛公认的“玉女”。事实是曾经的梦中情人,真正的女神。然而却因为陈冠希事件,曾经的美妙都化作了泡

Copyright 2019 三金网,让大家及时掌握各行各业第一手资讯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