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本在中小学生家长圈层中流行的鸡娃一词热度暴涨 成了全社会的焦点

文 | 庄珈人

编辑 | 露冷

出品 | 贵圈·腾讯新闻立春工作室

3月中旬,原本在中小学生家长圈层中流行的“鸡娃”一词热度暴涨,成了全社会的焦点。“鸡娃”指家长给娃“打鸡血”式高期待高付出的培养方式,它刁钻又形象,人们一开始对它不适,抗拒,又很快接纳,接受了这种比我们以为的更广泛存在的残酷现实。

今年三四月,“鸡娃”一词在全网的热度暴涨,成为讨论热点

《小舍得》是柠萌影业继《小别离》《小欢喜》之后,“小”系列的第三部作品。相比前两部,这部热播电视剧里孩子的年龄降低不少,但在“小升初”阶段,沉重感和冲突感反而成倍增加,网友为剧中人的焦灼感同身受,对相关社会话题热议的同时也有所反思。

编剧工作开始前,主创达成共识,要立足现实,不悬浮。他们意识到,“当现实本身就很焦虑的时候,没必要去回避,或者特意去粉饰。”

《贵圈》近日采访了《小舍得》的编剧周艺飞。她生活在上海,是两个孩子的妈妈,托升幼、幼升小、小升初的一系列“战役”,她都一一经历。

说小升初是激烈搏斗的战场,一点都不过分。与“出国”“高考”相比,这是每一个家长必经的阶段,更何况这个阶段发生在学校教育的初期,没有谁愿意在这时候认输。

《小舍得》播出后,观众通过无数途径向周艺飞传递感受。有人希望能从宋佳饰演的南俪身上寻找一个答案——如果逆着潮流走,能顶到什么时候?也有许多妈妈告诉她,蒋欣饰演的田雨岚,吼儿子学习的样子,和现实中自己“鬼上身”后对孩子的态度一模一样。

田雨岚时刻准备投身“鸡娃战争”

这些问题,电视剧《小舍得》无法给出终极答案。周艺飞告诉《贵圈》:“我们创作的目的,肯定不是让观众看完更加焦虑。展示这种竞争、这种癫狂,也是为了让大家看清事实之后能寻找一个出口。即使我们给不了答案,也会给观众一些反思和思考。这才是我们的初衷。”

以下是周艺飞的口述:

1

2018年下半年,我第一次和柠萌的总制片人和剧本中心总监见面,大家就达成共识,要带着真诚的态度做《小舍得》,不要贩卖焦虑,不要悬浮,尽量温暖,尽量简洁。

动笔前大概三个月,我们做了大量的采访调研。比如一对一采访公立学校的老师、校长、教导主任。我们召开过多次座谈会,十来个家长,不同年龄层,大部分来自城市,他们最大的共同点就是焦虑。这些家长虽然是在分享感受和情绪,但他们更想找一个答案,找一条出路。

有一位家长是跨国公司的法务,自己也是名校毕业。她姿态特别谦逊,用一种抱团取暖的心态来求教。她问孩子年纪更大一点的家长们,现在是什么样的状态,能不能作为前辈给她一点指点。

还有一位爸爸从边远地区来。他正在努力攒积分,把孩子带到上海来上学。他原本操心的是孩子入学门槛,但做了很多功课后,他意识到,来了之后孩子还会面临更多困境。比如在他们老家,家长天不亮就把孩子送到学校,天黑了才接回家。在上海,下午四点就放学的孩子怎么办?如果不超纲,全按照素质教育大纲来教学,孩子成绩能不能在考试中有优势?这位父亲已经提前预估到了这些问题。

在《小舍得》项目进行过程中,我们发现,当现实本身让人足够焦虑的时候,我们没有必要去回避,或者特意去粉饰。于是我们达成共识,先把事实做足,把现实剖析开,然后再去寻找出路。

我们一开始的想法就是,原著的内容能用尽量用。因为原著作者鲁引弓老师已经做过大量调查,提供了丰富的事实基础。

这部剧的人物画像、人物小传我们做得很扎实。每个家庭的年收入、月收入是多少,房子多大,支出房贷是多少,家离学校的距离有多远,离南建龙家有多远,欢欢是怎么上学的,子悠是怎么上学的……都做得特别详细。

最先设定的是田雨岚一家。鸡血妈妈+丧偶式育儿的爸爸在现实中很常见。我跟身边的妈妈聊到这个事情,大家都会吐槽家里的猪队友。

丈夫颜鹏(李佳航饰)带孩子出去踢球,被妻子田雨岚(蒋欣饰)责怪

不过,对孩子的教育,包括对家庭的照顾,我身边还是能见到不少参与度比较高的爸爸们。我们孩子的班级里,好几个小朋友每次开家长会都是爸爸在,平时也都是爸爸管学习。所以我们也设置了南俪和夏君山这一家。爸爸和妈妈合作得很好,爸爸在孩子的教育中也起到很好的作用。这一方面是客观存在的现状,另一方面也提供了一种理想的家庭示范,让女观众向往,让男观众对照思考。

我在改编的时候,最大的动作是把人物关系做了调整。两个女主的关系,从本来的同事、朋友改成了继姐妹,这样就在教育之外又增加了一条家庭线。田雨岚和南俪作为继姐妹,利益相关,情感相连,能提供更大的戏剧空间展开故事。

有观众担心这么改会不会偏离主题,成为家庭伦理剧。我观察下来,南建龙和两个女儿的关系是能打动人的。南俪和父亲之间既有割不断的血缘,又有怨怼和心结,田雨岚对继父有感恩和依赖,也有不切实际的期待,再加上张国立老师精彩的演绎,都是很能让观众共情的。剧情“两条腿”都在走,所有跟教育相关的情节,板子还是会打到家庭上,家庭原因又影响人物各自的教育主张——这两条线最终还是交织在一起。

2

我是两个孩子的家长,两个孩子也差不多分别在小升初和幼升小阶段。作为家长,我写《小舍得》有先天的优势,剧中人的感受、素材,我能轻易地获得,并且格外感同身受。

我最大的感觉是,整个教育跑道都在提前。

我家大孩子的同学很少有不上补习班的。像《小舍得》一样,如果去班级调查一下,请上课外补习班的同学站起来,很有可能全班都站起来了。至于我家小的,现在才上幼儿园中班,但我明显发现,这个年纪孩子家长的焦虑,比我大孩子当年上幼儿园时候更严重。老大在幼儿园大班暑假才开始接触英语,身边的小朋友也都差不多,但是我们老二同龄的小伙伴们,在“托升幼”就开始学英语和逻辑思维,课外辅导班就上起来了。

以前说中产买房,要看附近有没有咖啡厅和商业广场,现在要看附近有没有生鲜商超和课外补习机构。课外培训机构里有所谓的平行班、提高班、勤思班、金牌班、创新班等,各家的叫法不一样,但真的就会像《小舍得》里一样,最高阶的班不是你想进就能进的。

就像欢欢上竞赛班,现实中这种等级的班是花钱就能进的。机构先让孩子做一个试卷,评估能力。它有一套自己的标准,不是机械地上奥数班就考奥数题。所以,大家质疑说米桃从来没有学过奥数,却能考上择数金牌班,其实是因为机构招生分班并不是让孩子做奥数题,而是从思维的各方面进行考察。一般的小孩子,如果机构去得早,先上最低段位的班,每过一段时间会有一次考试,考过就升到高阶班,过一段时间再考,过了就升更高阶的班。

一旦进了高阶班,就能写在小升初的简历里——这是一个可量化的、能证明你实力的标准。如果听说哪个孩子是有名的大机构最高阶班的,那选拔生源的学校,至少会给你面谈机会。不是说培训机构和学校之间一定有利益输送,只能说它的标准在学校选拔学生时,一定程度上是被认可的。

剧中,欢欢通过了考试,却被告知竞赛班名额已满

有一段时间,因为孩子进某个培训班,我也被拉进“某区鸡妈群”,或者“小升初冲刺群”,学会了一套所谓的“黑话”。大家加群的目的是为了资源和信息共享,不加就生怕错过点什么。但是群里会有一些真真假假的消息,有人出于私心,会说一些错误的信息误导别人。比如培训机构集训什么条件可以进,有家长会故意说低了麻痹别人,或者故意说高了,让竞争对手打消这个念头。

《小舍得》没有写太多鸡娃群的内容,只是提到田雨岚建群。现实中,群里面的腥风血雨、勾心斗角,又能写40集出来。

创作源于人性。如果孩子的人生有明确的目标导向,身为父母,会把自己所有力量、能想的办法全想上。父母为了孩子,没有低不下的头,没有开不了的口,这是一个比较普遍的现象。

3

这些天,我收到无数的朋友发来的关于《小舍得》剧情的讨论。一方面,可能没有小孩的人觉得这个现状太夸张了,但是有小孩——尤其是差不多这个年龄段孩子的家长,都觉得很真实。

观众也分两派。一派觉得太焦虑了,我日常生活已经累得要死,还要看这种生活再演一遍。另一派觉得,要接受现实,这就是生活本身,他们很愿意追着去看下面的剧情怎么走,能不能得到一些反思或者提供一些答案。

很多妈妈跟我说,田雨岚吼子悠学习的样子就是“鬼上身”,觉得自己“被田雨岚附体”。她们并不知道“自己原来那么的面目可憎”。还有人其实想要从南俪家寻找一个答案——如果逆着潮流走,他们想看看南俪能顶到什么时候?顶不住了怎么办?最终她会怎么样?

实际上,生活在一线城市的家庭,不存在因为家庭条件就能“顶住”的可能。

之前有帖子讨论,在北上广,你要有多少积蓄才能实现真正的财务自由?我觉得可能没有一个金额存在,或者这个金额会比我们想象的高很多。很多人对生活的想象就是日常刚需,但其实我们需要抵抗的还有日常之外的风险,以及时代的变化——很多我们之前以为是铁饭碗的行业,现在都消失不见了。

个人处在时代洪流中,想靠30多岁的一笔积蓄保一辈子衣食无忧,实在是太乐观了。

作为都市剧,《小舍得》里的城市家庭父母是比较常见的人群。可能观众的理解和我当初的设置有一点差异。其实南俪没有像观众说的年薪200万,她和夏君山加起来就100万出头吧。田雨岚的公婆很有钱,但他们做的加工作坊,其实是夕阳产业,一旦资金链断掉,纸上富贵可能就没有了。所以田雨岚会有忧患意识:让丈夫颜鹏啃个二代可以,让子悠再啃一代有点困难。

最初设置两个原生家庭的差异,并非有意对比谁更焦虑、谁更佛系。描写原生家庭,只是想让我们的人物有来处,让他们的动机更立得住。只有把人物水面以下的冰山设置清楚了,观众才能理解他们的处境和选择。比如,田雨岚为什么自卑,活得这么紧绷?如果我们去追究她的原生家庭、她的婆家,观众是能理解的。

说到现实中到底谁更容易鸡血呢?我个人觉得,城市家庭确实是更容易焦虑一些。以上海来说,很多能在上海安身立命的“新上海人”,大都是985、211毕业的,再不济也是一本毕业——其实这也是幸存者偏差。

如果爸妈是复旦或者交大毕业,他们的孩子想要考上复旦交大,可能高中就得是市重点;如果高中是市重点,初中你就得在一梯队初中名列前茅;再往前推,你在小学就要排前列。每一步都不能往后掉,最后才能指向这个结果。

所以,小孩将来达不到爸爸妈妈的高度,是大概率的事情。这就是冷酷现实。

而这部分人的孩子,将来去上职业高中,恐怕很多人很难接受。虽然我非常认可职业高中一样出人才,但如果家长是复旦、同济毕业,孩子连普通一本都考不上,很少有哪个家长能接受。我们这一代80后,都享受过知识改变命运的福利。但如果我的孩子考不上我的母校,甚至他们将来过不上我现在的生活,这种下滑是最大的焦虑所在。

反倒是米桃这样的家庭,反而心态会更好一些。他们从老家来到大城市,埋头奋斗,坚信只要再努力一些就能过上更好的生活。

我们写这个剧的目的,肯定不是让观众看完之后更加焦虑。我们展示这种癫狂,也是为了让大家看清事实之后寻找一个出口。即使我们给不了答案,也会让观众有一些反思和思考。这才是我们的初衷。

在写《小舍得》中途,我大孩子的学业也正处在往前冲的阶段。我一度抽离不出来,和剧中人过于共情。我那时候会尝试说服自己,换位思考南俪、田雨岚,我能不能放手?坦率地说,这个过程很艰难。

故事里,南俪和田雨岚必然要学会放手,必然要反省自己,放过孩子。一切的动机都是出于对孩子的爱。你是为孩子好,还是为自己的面子?把家长心里的缺憾,你人生没有实现的东西寄托到孩子身上,我觉得这些妄念,是要放弃的。所谓“小舍得”,就是家长要舍掉执念。

标签:鸡娃
一只团团微信号:一只团团扫描二维码关注公众号
爱八卦,爱爆料。
小编推荐
  1. NO.1 今天我们不讲历史故事

    京东图书5月30日22:00至31日22:0023.8元秒杀价,迎接点击购置▼相当多的孩子不爱读历史,一上历史课就昏昏欲睡,认为学历史就是“背书拿分”。历

  2. NO.2 Steam免费!优惠福利!鬼泣5首次限时打折!动作天尊直降100多 突突突让你一贯爽

    喜欢我的都关注我了~Remember you're not alone, I will be here, standing beside you.鬼泣5特价促销,标准版原价325元,现在打折只要214元,这代价实在太实惠了。豪

  3. NO.3 球星总决赛首秀,最牛逼的必需是他!

    32+8+5,西亚卡姆的首秀十分惊艳连续11个运动战进球,近20年总决赛最长记载第一次打总决赛,就有这个示意,太厉害了!接下来,我们去看看NBA的球

  4. NO.4 华为封杀十天之后,美国又对中国出手了,可背后原因却让人气到想笑...

    这两天一个段子被多少人转发:先是中兴,再是华为,再是大疆,美国提议与深圳市南山区粤海街道办科技园区之间的贸易战。这虽说是一个段子,

  5. NO.5 金牛座在六月也太太太太旺了吧!

  6. NO.6 詹姆斯:你们说三巨头好照样两超巨好?

    幻想景遇而论:湖人是组包括浓眉和顶薪自由球员的三巨头模式好照样只要双巨头加实力角色球员的声威好?(Bleacher Report):湖人今夏选秀,自由

  7. NO.7 星座屋一周整体运势(5.26—6.1),谁是好运top3?

    编纂 | 33图片 | 星座屋原创声明 | 本图文为原创内容,转载请标明出处

  8. NO.8 2019年“爸爸裤”火了!比短裤时髦,比阔腿裤凉快!

    导语 “ 爸爸裤 ” 时髦升级 ! 比阔腿裤更洋气 !总有小仙女问我:女生夏天穿什么衣服超好看?这个问题你们是问对人了,让我来敷陈你们,那当

Copyright 2019 三金网,让大家及时掌握各行各业第一手资讯新闻!